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我想你了。」

厲沅沅已經感覺不到嘴唇的疼痛還是冰涼,總是被他親到忘乎所以,甚至還有些許陶醉。

只聽到耳中溫柔似水的聲音:「我想你了」。

起初,她覺著這一定不是白非墨。

而現在,她覺著這一定不是其他人。

「呃……你知道有外人的。」厲沅沅嬌羞地耷拉着腦袋,目光悄悄掃過,傀儡之王的下巴一直都掛在胸口,沒上去闔過。

她秀眉微蹙,沉沉地鑽在他懷中,低聲說道,「那個……大東西,你能不能抹去這段記憶……」

厲沅沅不想讓傀儡之王看到這個,更不想讓它產生不必要的聯想。

畢竟,原主是真的對不起此人。

「你叫我什麼?」白非墨不是不想幫忙,而是很想要個幫忙的身份。

愛人也好,戀人也罷,他需要她的一個承認。

「呃……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吧。」她瞬間嬌羞的臉龐,比紅撲撲的蘋果還要動人。

白非墨忍不住想咬一口,摸了摸那嬌小的臉龐,柔聲貼耳道,「夫人,我們洞房么?」

厲沅沅一個心肌梗塞上來,差一點沒喘過氣來。

白非墨這麼狠的么?

她完全不敢想像,一個才經歷過生死的男人,剛恢復一點點就膨脹到想繁衍後代。

為……為白非墨生孩子的話,厲沅沅現在是沒問題的,生理和心理都能接受。

可,要不要換個時間造人比較好呢?

厲沅沅眨巴着眼睛望向白非墨,他接受到了信息后,居然恬不知恥地喊道:「好,我這就支棱起來個帳篷!」

納尼?

厲沅沅真想拿出黑金長劍,當場給白非墨一個致命的揮霍。

現在,這裏,支帳篷?

搞什麼,當野外求生?

厲沅沅並不喜歡這一種挑戰,儘管具有強烈的冒險精神,但時間和地點,都極不適宜。

【笨蛋宿主,這位俠侶有點虎。】

神鵰俠侶系統別的沒多說,僅僅是叮囑她莫要貪圖小恩小惠。

可厲沅沅覺得這豈止是有點虎,簡直是直接原地大爆炸好吧。

「野戰」兩個字縈繞心頭,許久未能散去,各種良莠不齊的鏡頭接二連三闖入腦海。

「北辰,我們……換一個?」厲沅沅商量著,以為白非墨好歹給個面子說「嗯」還是什麼的。

但她並沒有算到,白非墨提議的事情,不存在任何迴旋的地步。

幾個響指打過,一片空地上赫然架起了蒙古包尺寸的巨型帳篷。

不是吹牛,也不是修辭,這大小裝簡單的四世同堂都綽綽有餘。

這是要搬家還是遷墳……

【笨蛋宿主,對自己有點信心。】

神鵰俠侶系統都沒亂想,它那位蠢萌宿主倒是浮想聯翩。

又是「野戰」咯,又是「搬家」咯,反正就沒一個正形。

厲沅沅遲疑半晌,懷疑地看着白非墨,指著那一方帳篷問道,「北辰,你真打算,在這裏?洞房?」 他一把推開了譚晚晚。

拳頭蓄滿了力氣,對準卓駿的太陽穴,毫不猶豫重重揮下——

「唐幸!你要殺他而坐牢,你不如現在殺了我!」

身後傳來譚晚晚痛苦的聲音。

拳頭帶著勁風刮在卓駿的臉上。

卻在他面門一厘米的地方停下。

他僵硬的轉動腦袋,回頭看著雙眸濕潤的譚晚晚。

他可不可以理解,她很怕自己坐牢。

他很重要……

比她的性命還要重要。

一時間心臟里生出狂喜。

像是野草遇到了春風,不斷瘋長。

他就知道,譚晚晚是愛著自己的,只是她無法表達,礙於重重。

他立刻收手,雙手局促的擦拭衣服,彷彿打了卓駿沾了他的血,像是沾了病毒一樣。

他跑過去攙扶譚晚晚起身。

她氣得一把打開他的手。

「你繼續啊!」

她怒氣沖沖的說道。

「不繼續了。」

現在的他要多乖巧,就有多乖巧。

「為了這種人,你要坐牢,值得嗎?」

「不值得,那你也不要為了這種人折磨自己了好不好?」

她聽言瞬間語塞,他竟然還會舉一反三。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她瞪了一眼起身走到氣息奄奄的卓駿面前。

「譚晚晚……我要……我要毀了你……」

他艱難的吐出這幾個字。

譚晚晚聽言眸光清冷,帶著幾分狠絕。

她一把捏住他的臉,指尖尖銳,刺痛著他的臉頰。

「很好,這也是我想說的。卓駿,我們連朋友都沒得做,從今往後只是敵人。我會讓你後悔的!」

說完她鬆手,居高臨下冷漠的看著他,就像是看一個死人。

她轉身離去,唐幸跟在後面。

「手髒了,我給你擦一擦。」

他拿出濕紙巾,溫柔的擦拭她的手指。

卓駿死死地瞪著這一幕,慢慢的不甘心。

他本來傷好的七七八八,只需要休養即可。

可這麼一鬧,又住院了。

好幾處肋骨骨折,鼻樑都被打斷了。

住院第三天,卓家的保險公司股市就崩了。

明顯有人在做他的對家,不計成本的打壓。

譚晚晚是金融界的天才,對保險公司內部結構很了解。

她回到唐幸的公司,聯合譚家的證券公司,要在最短的時間內,讓卓家破產!

每天,唐氏的資金都像是流水一般的嘩啦啦的消失。

全都虧損出去了。

她虧損的多,卓家只會更多!

卓駿人在醫院,還要每天忙碌公司的事情,傷勢沒好半點,反而更加嚴重了。

而唐氏公司這邊也亂了。

每天都有高幹人員去找唐幸。

「再這樣下去,遲早會把公司掏空的。不計成本的去做對家,太不成熟了!唐總,你一定要嚴懲這個女人啊。」

「嗯,我讓的。」

「額……」

聯名上書的幾人愣住了。

唐幸微抬眼眸,極其平靜的看著他們。

「我老婆敗點家怎麼了?」

門外的譚晚晚正準備送些報告,正好趕在他們吐槽自己的時候,正準備要走,卻聽到唐幸這話。

堅硬如鐵的心,瞬間被烈焰融化。

她忍不住停下了步伐。

「唐總,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嘛?公司上下一千多口人,你為了一己之私,竟然不顧這些人的養家糊口嗎?」

「她虧空的,我來補上,賣幾個程序吧。」

唐幸繼續輕飄飄的說道。

。李曉凡此行的目的是拜訪德豐傑創投的創始人蒂姆·德雷柏(TimDraper),楊致遠的斯坦福大學師兄。

「李先生,還有兩位美麗的小姐,歡迎來到我們德豐傑公司。李,您看上去似乎比電視上更帥更精神!」

眉毛異常濃密的蒂姆·德雷柏熱情地招呼李曉凡一行到他們公司的會議室交流。

《重歸新加坡1995》第354章德雷柏家族與極其考驗和磨練人性的行當!「你說什麼?」

電話那邊一直平淡的聲音也在這一刻有了起伏,語氣里滿滿的都是不可置信。

「我說,我剛剛看到了江寧!」

榮景川聽着電話那邊情緒起伏的聲音,耐著性子再一次出聲道!

「在哪裏看見……

《奔赴》第217章她有孩子了? 現在正是時機!小殺手看準時機一躍而起,沖着謝淵而去。

顧錦枝想也沒想就要上前去擋,但她卻被謝淵及時護在了懷中,謝淵的劍倒刺回去,正好扎中了小殺手的心臟。

小殺手到死也沒明白那股神秘的力量到底是從哪裏來的!他只來得及看了一眼插在胸口的劍,就咽了氣。

謝淵皺起眉頭,責怪了一聲:「你想幹什麼?你知不知道剛才多危險!」

「我就是想救你!」顧錦枝嗓子有些哽咽,她剛才是潛意識的要去為謝淵擋。

謝淵見顧錦枝委屈的樣子,不由得心軟了,喉結未動,什麼話也沒說,抱緊了顧錦枝。

顧錦枝感覺自己都快勒的喘不過來氣了,她沒發現謝淵的臉色在漸漸緩和。

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顧錦枝身上像是有魔力似的,原本都快疼到炸裂的頭靠近顧錦枝之後變得有些舒服起來,輕了不少!

「你還好嗎?」顧錦枝知道謝淵現在不好受,便用手撫了撫謝淵的背,輕聲問道。

就在兩人之間的氛圍有些微妙的時候,一隻小手拉了拉顧錦枝的衣袖,「姐姐,我怕!」

「不怕不怕,壞人已經睡著了。」顧錦枝連忙蹲下身去,摸著小孩的頭安慰。

但謝淵顯然覺得小孩子有些礙眼,一隻手護著頭,又開始搖搖欲墜。

「你怎麼了?」顧錦枝連忙站起身來,去探謝淵的額頭。

顧錦枝剛一靠近,就被謝淵拉進了懷裏,「讓我再靠一會兒!」

兩人就這麼抱着,彷彿時間都靜止了,忽然顧錦枝臉色一紅,將謝淵推開,「時間不早了,娘應該還在找我們,我們還是快回去吧!」

「好!」謝淵糾結了許久,還是大著膽子拉起了顧錦枝的手,往謝夫人那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