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走了,別擋他們的路。」

「什麼…..哦,好的。」

反應慢了半拍的葉蓮娜跟着高文向後退。

天知道就在剛才。

葉蓮娜還在考慮,要不要直接衝進前方的人群,幫助這些『得了重病』的『病人』獲得解脫!

麻木的『人』群在生存者面前走過。

並沒有對已經讓路的生存者發動攻擊。

回歸原位后。

他們又在家門前混亂徘徊了半小時左右。

互相之間沒有任何交流。

一場無聲的啞劇。

最後。

似乎是時間到了。

在同一時間,NPC整齊劃一的回到自己家中。

一連串的關門聲。

詭異的場景終止了。

冷風吹過。

之前很跳那個女孩打了個寒顫。

她看了看那些關閉着的房門,又看了看前方的兩名資深者。

咽喉滾動了一下。

「那個….你們會保護我們的,對么?」

這話問的有點傻。

正在看NPC住處的葉蓮娜聞言,回頭看了眼說話的女孩兒。

沖着她露出微笑:

「你真可愛。」

女孩兒:「???」

「高,你有發現什麼?」

「並沒有。」

收回看向天空的目光,黑袍下的高文低下頭緩和眼睛的不適。

高文沒說實話,心裏默默盤算著。

按照太陽移動的角度計算,之前那些『人』走出家門的時候,正好是太陽升至正中時。

也是陽光最盛的時候。

剛剛他們歸家的時間,則是太陽已經開始向下偏移。

用古代的說法。

這些NPC出沒的時間段,剛好是天地間『陽氣』最盛的那一會兒。

也就是……

午時三刻。 「情人的眼淚?」

徐真有些犯嘀咕,他的記憶里一起滾床單的「如花」不少,可算不上什麼情人吶?

「柳鶯鶯?……以前的徐真似乎打心底就不喜歡柳鶯鶯,因為柳鶯鶯不是他好的那一口……哎!徐天吶,你這便宜老爹,為什麼要訂下這麼個婚約啊?」

徐真躺在床上,直勾勾地盯著房梁。

「十五天……」

「艹!老子以前沒錢泡不了妹紙,現在有錢了,還怕買不到柳鶯鶯一滴眼淚?朱嘯南你挖我牆角是吧?老子反手也給你一鋤頭。」

……

此刻,正值午後。

柳家的府門不遠,一名面如冠玉,劍眉朗目的青年依牆而立。這青年正是徐真,只不過此時的徐真卻是戴著一張從無限系統里兌換出來的美男麵皮。

徐真的打算很簡單,施展美男計,想辦法把柳鶯鶯這個女子搞到手,讓她愛的自己死去活來,到時再狠心拋棄,定然可以獲得情人淚。

不得不說,徐真這張臉皮選的真是帥,即便只是這樣站著,這一會的功夫已經吸引了十幾波暗送秋波的女子了。

徐真為什麼在這裡等?因為每日下午,柳鶯鶯都會出府前往雲鳳茶樓品茶,這可是徐真花了一塊下品靈石買來的消息。

估摸著時間,柳鶯鶯應該快出府了。徐真也是做好了準備,先來一場意外的邂逅。徐真面前的道路是前往雲鳳茶樓的必經之路,柳鶯鶯飛不過這條路。

沒過多久,柳家護衛忽然說道:「屬下見過二小姐。」

徐真立即側首看去,視線中兩名女子出了府門,一人丫鬟打扮,但也長的秀氣。但跟身旁女子一比,這丫鬟立即便成了襯托紅花的綠葉。

徐真與柳鶯鶯是見過面的,但也有兩年多的時間了。如今再見,徐真彷彿有難么一瞬間心跳停了一下。

悅目是佳人……

徐真當即扇了自己一巴掌。

「長的漂亮有個鳥用!這娘們可不是好老娘們,她可是給你戴了帽子的。」

徐真腦子裡都是以前那個徐真留下的「美麗」畫面,這一眼看見柳鶯鶯這種古色古香的標緻妹子,一時間真的難以挪開眼珠子。

兩妹子越走越近,徐真也是從拐角里開始跑了出來,計算好時機,輕輕地撞上去。

砰——

柳鶯鶯飛了出去Σ(っ°Д°;)っ

「我草,忘了自己是戰士九級了……這下玩大了!」

柳鶯鶯像是斷線的紙鳶嬌嗔一聲,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白眼一翻,暈了過去。

丫鬟被這突來的一幕嚇得愣在原地,直過了好幾秒,丫鬟才跑到柳鶯鶯的身邊,扯著嗓子喊道:「小姐!你可不能有事啊?」

這車禍現場距離柳府也就幾十米距離,丫鬟的尖叫聲頓時引來了柳府門前的護衛。

「大膽賊人,竟敢在柳府門前偷襲二小姐。」

徐真一臉苦澀,看著抽刀而來的四名護衛,風緊扯呼。

徐真一路奔逃,到了一個偏僻的巷子里,撕下了臉皮,換了衣服匯入到人潮之中。

「打野的!失策失策,本來想來個美麗的邂逅,結果直接給人撞翻白眼了,哎——」

大概一個小時以後,雲鳳城各個街道各個商鋪都有著柳家人的蹤影,甚至連徐真之前的樣貌也畫了畫像。

回到鳳來樓,王大富剛剛送走柳家的幾名護衛,一見徐真回來,王大富眼珠子也是靈動的很,偷偷地跑到徐真身邊:「徐老弟,這事不會是你做的吧?」

徐真一臉無辜,瞥了王大富一眼:「王老哥,雖然我心裡是有些不高興,但是跑到人家府門行兇,你也太高看老弟了。」

王大富早聽說徐真只有鍛體一級的修為,結合徐真的話,他也就不再往徐真身上想了。

「不過徐老弟,老哥還是得提醒你一句,這雲鳳城你還是早點離開比較好。道里可都傳著呢,朱家想對你們徐家下手。老哥看在你我的交情才告訴你的,你可別出賣我啊!」

「呵呵!王老哥說的什麼話,我感激你還來不及呢。出去逛了一圈有些餓了,讓六子給我上點東西吃。」

徐真自來到戰武大陸第一次好好吃飯,這一頓就把往後章節的飯全給吃了。

酒足飯飽之後,徐真暫時從柳鶯鶯那裡是下不了手了,目標鎖定朱嘯南。

再次花費一顆下品靈石,徐真也得到了朱嘯南的日常作息時間。

此時,已是黃昏。

這個時間段的朱嘯南大多時候會前往一家名為「傾雨樓」的風花場所,不過今日由於柳鶯鶯被徐真給撞了,朱嘯南肯定會前往柳家探望。

「這小子要是獨自一人,倒是可以趁著機會把他幹了。」

夜幕降臨。

徐真趴在柳府對面的一座建築屋頂,大概兩個時辰前,徐真親眼看著朱嘯南提著果籃進了柳家,而且獨自一人。

根據徐真得到的消息,這朱嘯南在朱家的地位就如同徐真一般,乃是朱家未來家主的不二人選,故而朱家向來也是不留餘力的栽培朱嘯南。

「二十歲的四級戰士,嘖嘖!這實力足以橫掃小君城四大家族的年輕子弟了。太可惜了,誰讓你小子挖我牆角呢?」

徐真百無聊賴,盯著柳府門前護衛打嗝放屁。

突然柳府大門嘎吱嘎吱應聲而開,朱嘯南的身影出現在了徐真的視線之中。

柳家在南,朱家在北,雲鳳城南北相隔十幾里,徐真決定讓這段路程成為朱嘯南人生的最後一段路。

出了柳家大概二里地,便是雲鳳城中央廣場。雲鳳城素有宵禁,時間大概晚上十一點以後。

朱嘯南從柳家出來,徐真估摸著是九點多鐘,這個時間,整個雲鳳城的街道上已經少有行人,偶有兩三人也都是形色匆匆地往家趕。

中央廣場區域很大,周圍除了商鋪並沒有住戶,徐真不必擔心擺平朱嘯南時會引來什麼人圍觀。

朱嘯南看起來春風得意,面上掛著笑意。徐真看著是越看越來氣:「四個多小時,你特么指定沒幹好事……」

沒多久,朱嘯南就到了中央廣場,徐真也在這時候從屋頂落在了朱嘯南的身前。

「誰?」

徐真的突然出現嚇了朱嘯南一跳,臉上的笑意頓時煙消雲散。

徐真此刻依舊穿著他的那身惹眼的紅袍,原本躲在黑幕里,並不顯眼。但現在站在月光之下,加上徐真露出的詭異笑容,形同厲鬼。

雖然朱嘯南不信鬼邪,但不得不說,徐真這副裝扮還是讓朱嘯南心裡有點點發怵,屁股上都因為瞬間的害怕而布滿了雞皮疙瘩。

「朱嘯南,你不認識我了?」

朱嘯南再三確認徐真,印象里對於徐真的面容十分模糊。實際上,朱嘯南也只在兩年多前瞥過徐真一眼,早已經忘記了徐真的面貌。

「閣下不必裝神弄鬼,朱某不知何處得罪了閣下?」

「算了,我是來要你命的,沒打算跟你聊天。你死之前,我會告訴你我是誰。」

在人家的地盤伏擊人,徐真清楚知道利弊,若不是因為這裡是雲鳳城,朱嘯南的身邊定然會隨時隱藏著幾名高手。

徐真不再廢話,他要速戰速決,翻手之間,手中多出一柄漆黑之刃——無刃。

重刀無鋒。

無刃如同一扇門板一般,被徐真抗在肩頭,這一刻徐真真如那索命的修羅一般。

朱嘯南目光一縮,身體本能讓他感受到了徐真散發的靈氣波動,一股直杵脊梁骨的死亡威脅壓上心頭。

「此人到底是誰?竟然會擁有儲物靈寶?難道是因為父親他們兩年前襲擊的那波人回來報仇了?」

朱嘯南正心中盤算,徐真已經舉著無刃極速而來。幾乎是瞬間,二人之間十幾米的距離頃刻不在,無刃厚重的刀身狠狠地砸在朱嘯南的身上。

咔嚓。

朱嘯南的肋骨登時碎裂,一口鮮血噴口而出,落地時更是如同被打斷腿的狗一樣,掙扎著厲聲哀嚎。

「啊啊啊——閣下究竟是誰?不要殺我,那件事是我父親做的,跟我沒有任何關係。」

徐真一步跳到朱嘯南的身旁,無刃的刀身抵在朱嘯南的臉上:「說清楚。」

「閣下,不要殺我,我把知道都告訴你。」

「說,我沒有時間聽你廢話。」

徐真說著,看似不耐煩的將無刃略微施加力量,朱嘯南只覺得快要呼吸不過來,肋骨的碎裂更是讓他無法動用一分氣力。

「閣下……閣下,我說!我們朱家得到的只是星辰圖的殘圖,另外幾部分,我只知道其中一份在柳家家主手裡,閣下,那件事我根本沒有參與,不要殺我……」

【宿主激活「星辰秘境」任務,請在兩年內集齊星辰圖,並前往星辰秘境,獲取九宮星辰圖。任務失敗:宿主將被抹殺。】

徐真看著這突然冒出來的任務,原本戲耍朱嘯南的神情頓時蹙起了眉頭,看在朱嘯南眼中,讓他覺得自己的回答沒有讓徐真滿意。

「閣下,小的句句屬實,您放我一馬,小的回朱家立即給您把星辰圖偷出來……」

「不用了,在我眼裡你是必死的。還有,我叫徐真。」

徐真說完,無刃的刀身猛然前劈,狠狠地砸在了朱嘯南的脖頸之上,只聽的一聲咔嚓之聲,連接頭顱的骨骼徹底粉碎。

「你……你怎麼會……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