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但這些在皇帝看來,就是沈懷明故意之舉,他怕阿錦最終會選擇自己,所以就搶先一步娶了阿錦。

李賽容知道皇帝看沈懷明不爽,就想了個辦法,先是讓皇帝派沈懷明去邊關。

等沈懷明走後,就去找阿錦,到時候給他弄點迷藥,讓他做出不合理的事情,她再把謠言一傳。

所有人都會知道,赤焰的皇帝是一個殘暴不仁,不顧禮法,心眼特別小的人。

竟然喜歡上了自己大臣的妻子,為了得到他,不惜分開人家夫妻倆。

結果計劃趕不上變化,他們耶齊跟赤焰開打了。

沈懷明很厲害,他們耶齊節節敗退,李賽容沒有辦法,只好讓皇帝想辦法把沈懷明叫回來。

李賽容對皇帝說沈懷明要是在軍中獨大,就不好對付他了。

沒想到沈懷明回來不久,阿錦就懷孕了,皇帝氣的半死,他每回叫阿錦出來,她總是有各種理由。

明明阿錦就很明確的表示了自己不喜歡皇帝,但他總是看不到一樣,還一直責怪是沈懷明的原因。

皇帝忍不了了,他想解決了沈懷明,但李賽容已經有了一個新的計劃。

她給皇帝下了迷藥,會使人產生幻覺,然後假裝成阿錦,跟皇帝約會。

二皇子就是李賽容假裝成是皇帝跟阿錦的孩子。

皇帝的記憶早就出現問題了,他已經有點分不清那些是夢境,哪些是現實。

李賽容裝成阿錦,讓皇帝不要放權給幾個皇子,說他們會分散他手裡的權利的。

皇帝信了這話,這麼多年一直都是這樣做的。

她又看沈懷明打仗很厲害,就弄了他通敵買國的證據,送到皇帝面前,皇帝本來就想殺了他,這次還不趕緊殺了沈懷明。

但他捨不得阿錦,而且他覺得這是一個機會,阿錦可以永遠的跟他在一起。

結果皇帝去了天牢,跟阿錦談話的時候,阿錦一臉懵逼的看著皇帝。

這人腦子有病嗎,他們什麼時候花前月下了。

眼看著皇帝越說越過分,阿錦忍無可忍的打了他。

皇帝被打懵了,他不知道前一段時間還跟他濃情淺意的阿錦,現在怎麼就變成這樣了。

皇帝直接給阿錦最後通告,讓她跟自己走,以後他們永遠都會在一起的。

阿錦知道,皇帝不會放過沈懷明的,既然這樣,她還不如跟沈懷明一起去了。

阿錦一頭撞死在了皇帝的面前,從那以後,他就常常會夢到阿錦拒絕他的場景,還有阿錦死在他面前的樣子。

李賽容為了自己的目的,也常常打扮成阿錦的樣子從密道進來,給皇帝下藥產生幻覺。

他以為自己只是太思念阿錦,就算阿錦跟他說了些什麼,他也並不在意,但皇帝不知道,他很多時候做的決定都被影響了。

那些看似不經意的話,常常影響皇帝的決定。

李賽容會選擇二皇子作為皇帝跟阿錦的孩子,也是因為二皇子對皇位不感興趣,就算皇帝多寵愛他也不怕。

要是其他皇子得到皇帝的寵愛,那不是給了他壯大自己的機會嗎。

可是李賽容沒有想到,這個二皇子雖然對皇位不感興趣,但他聰明。

一個聰明的皇子,早晚會是她的阻力,所以李賽容想要除掉他。

靈汐看到皇帝的這些事,只覺得狗血的很,好好當你的皇帝不好嗎?非要搞這麼多事出來。

看著還在那忽悠皇帝的李賽容,靈汐直接吹了一陣風,把他點的爐子吹滅了。

往皇帝身上打了一道氣過去,頓時,皇帝整個人都激靈了一下。

被李賽容的藥粉控制的神經,一下就恢復了,他看著眼前的人。

這個時候,他看她根本就不像阿錦了,雖然畫的很像,但假的就是假的。

皇帝很生氣,他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被人給控制住。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清醒過來,但皇帝想,大概是他是天子,被真龍護體吧。

「來人。」皇帝一叫,李賽容就覺得不好,她馬上就想跑,但靈汐會讓她跑走嗎,她往李賽容腳下扔了一個核桃。

李賽容一腳踩上去就滑倒了,很快侍衛們進來,把李賽容抓起來。

皇帝讓人把她臉上的東西洗掉,他覺得沒有人可以跟阿錦相提並論,連模仿她都不行。

可是誰也沒有想到,洗完后,竟然發現這個人跟相爺長得那麼相似。

皇帝一看,也覺得不可思議,他拿起筆,在她鼻子下方花了幾道鬍鬚,就跟相爺長得一樣了。

皇帝叫人趕緊去相府,看看相爺在不在,很快就有人來報,相爺根本就不在府里。

但是從相府發現了一條密道,他們沒敢進去看。

皇帝讓人帶著他去那條密道,順著密道,一路來到皇帝的密室,他頓時臉色很不好。

接下來的事情靈汐就沒有再管了,那個李賽容看來下場會很慘的。

她要回去把這裡的事情跟沈文睿說一說,至於他母親的事情,靈汐決定埋在心裡不說了。

她一個看過這麼扯淡的事情就夠了,沈文睿還是不要知道的好。

免得他心裡產生什麼不好的陰影,倒是可以抹黑一下這個皇帝,免得沈文睿狠不下心來對付他。

靈汐回到軍中,沈文睿已經脫離罪籍了,他提前斬殺了敵軍將領的首級,立了大功。

沈文傑兄弟倆所在的隊伍,也被趙將軍收入自己的隊伍了。

他們那些人,傷員太多,根本就守不住那裡,還是帶走的好,免得被人家一鍋端了。

。 冬陽純凈熾暖,讓時光也變得透明起來,女孩這般嫣然的一笑,如若冬雪初融,人間美好。

林隨安沒能移開眼,不自覺地也翹起了唇角,「是,找也不找個過得去的,這不僅侮辱你也侮辱了我。」

雲珊覺得策劃這件事的人對自己的惡意很大,故意找那麼一個人過來羞辱她,真是連普通長相的都不找,非要找一個又丑又挫又矮又髒的男人,可能也是這樣,才能把羞辱自己的那一個點達到極致。

如果林隨安沒來,她也是堅持要報警的,雖然這之後會得罪新郎新娘,以及可能在老師同學中多了個強勢不識大體的名聲,但她不在乎,要不是朱老師,誰又願意來參加這勞什子婚宴呢。

雲珊是騎自行車過來的,自行車放在飯店後面的車棚,她問林隨安,「你是怎麼過來的?」

「自行車。」

兩人就往車棚里走。

剛走兩步,林隨安就停了下來,他目光看向對面的友誼商店,跟雲珊說,「我想到對面給燦燦買個玩具。」

雲珊好奇,「你想買什麼?」

「有看到放到架上的洋娃娃嗎?我戰友老洪的小閨女為了個洋娃娃鬧了兩天的絕食,小姑娘都喜歡這些玩具。」

雲珊黑了黑臉,「不可以。」燦燦才多大呢?到玩洋娃娃的年齡了嗎?

林隨安不解,「怎麼了?你是擔心她太小玩不了?」

「對,還有,誰規定女孩子就要玩洋娃娃的?說不定她喜歡玩車玩槍呢,讓她以後自己選。」

林隨安只好停住了腳步,「你說的沒錯。」然後想到什麼眉眼舒展,連發稍都帶著喜悅,「燦燦長得真好,辛苦你跟爸媽了,帶她很辛苦吧?」

這是初為人父的喜悅。

「嗯,主要是我媽帶。」

她除了懷她時候遭些罪,後面生下來,沒兩個月就喝奶粉了,有母親幫忙,她也還好。

林隨安低頭看她,很難想象嬌憨爛漫的女孩,大著肚子去上班,還獨自一個人面對生產恐懼,強迫自己一夜長大,成為了母親。

「珊珊,佟曉玉有問題,我會好好查查她的,你別誤會,我跟她一點兒關係都沒有。兩年前我違規做了一些事,被懲罰進了集訓,安排了些特殊任務,現在懲戒已結束,你、你要不要隨軍?」

雲珊冷靜回他,「不了,我準備考大學。」

林隨安大為驚訝。

不過這會兒在外面也不好說什麼,兩人推了自行車出來,先回了家。

小作坊完忙今天就停工了,等產品賣完就可以分錢讓大家回去過年了。

回到白婆婆的房子,雲珊跟林隨安解釋,「等我那房子修整好,就會搬走,白婆婆這邊的房子會恢復原樣。」

林隨安是白婆婆收養的孫子,感情跟親祖孫差不多,雖然自己家幫了白婆婆很多,但這房子早就跟林隨安達成共識,要給白婆婆的後人留著。

林隨安道:「房子是給人住的,婆婆後人沒回來,咱都可以在這兒住著,不用搬,住在這邊還寬敞些,也安靜些,過兩天我買些材料回來給燦燦做個滑滑梯木馬在院子里。」

雲珊是打算要搬的,自己的房子才住得安心,「別,現在做她又不會玩。」

林隨安只好隨她。

今天出品的年貨要給供銷社和市委招待所送完最後一批貨,林隨安推了雲有福的二十八寸自行車,跟韋釗一起去送貨了。

潘紅霞喜氣洋洋地帶著幾個人做最後的清潔工作,這些天一樓的幾個房間,廚房及院子都為小作坊做了貢獻,平常做飯也只能另外提個煤爐在院子里做,現在完工了,自然要搞好清潔,把東西恢復原位。

幾個人忙了小半天,把一樓全部地方都整得乾乾淨淨,潘紅霞拿了錢出來,叫上潘紅梅,「今天放假,也恰好隨安回了來,咱晚上吃頓好的,二姐,我們一塊去市場買些菜回來。」

潘紅梅笑著應了,把身上的圍裙解了,幫忙拿過籃子,「前兩天還說他不回來過年呢,沒想到他突然就回來了。」

潘紅霞身上的喜氣就來源於這兒,「可不是嗎?我看是雲珊那丫頭作怪,隨安要回來,她非說不知道。」

她猜著,他們在廣城見面時候估計就鬧了矛盾,女兒脾氣大,隨安那孩子肯定是拿她沒辦法,排除萬難也整了假回來。

當然,這些話,潘紅霞是出了門才說的。

潘紅梅能感覺到妹妹的高興,想想也理解,自己女兒帶著孩子在家,這女婿一走就是兩年,多心的還以為他跑路了呢。

潘紅霞想著要買的東西多,打算把雲有福也叫出來一起去菜市場。

「我瞧著咱珊珊是個主意大的。」潘紅梅說道。

潘紅霞點頭,「脾氣也挺大。」

當初她跟雲有福結婚,倒是一結婚就開懷,但一連懷了三個都沒留住,雲珊是她懷的第四個孩子,很小心才把她保下來。

生了這個女兒后,她再也沒有懷過,女兒自然就成了他們的獨生女,如珠如寶地養著。

寵溺著長大的孩子,很難沒有脾氣。

不過現在好多了,自從經歷了差點被拐賣,這孩子一下就長大了。

就是,對隨安那孩子還是不待見。

「我看你家女婿挺有出息的,人長得也好,瞧著脾氣也好,今兒跟珊珊回來,啥活都主動干。」潘紅梅感慨,誰能想到招婿也能招到這麼好的。

說起這個潘紅霞滿意得不行,「那孩子是我們看著長大的,聰明又勤快,品性是沒得說。」

「可不是,你得讓珊珊好好珍惜,別讓他跑了。」潘紅梅小聲說了句。

這可是說得潘紅霞的心坎上了,雖然自己女兒也很好,但兩個人過日子得互相遷就,互相珍惜。

雲珊不知道母親跟二姨背後的嘀咕,她帶著燦燦把林隨安的房間收拾出來了。

在一些事情還沒有明了的時候,在還沒有重新明確兩人關係的時候,他們自然不能睡在一起。

林隨安跟韋釗去了鄉鎮供銷社送貨,順便聊了下近況,在聽到宋文禮這名字時候,林隨安眯了眯眼。

。 《[文野]橫濱養老院》by橫濱路燈

小林是橫濱養老院的一名護工。

在亂步大爺看穿她的第七個男朋友依舊是個渣男,中也大爺拄著拐杖氣勢洶洶要去幫她出氣,太宰大爺掛著和藹笑容體貼詢問,你看這個渣男是沉海還是活埋好?

福澤老爺子安慰她天涯何處無芳草,森老爺子笑眯眯打完電話告訴她渣男家裡已經破產後,小林再次確定,這些大爺是真·大爺!

全是大佬不帶虛的!

ps:年齡有私設,福澤閣下森先生90歲,太宰先生和費佳先生等70歲左右,中島先生和芥川等人50來歲左右。

內容標籤:少年漫文野

搜索關鍵字:主角:小林,森鷗外,江戶川亂步,福澤諭吉,太宰治,中原中也,陀總,果戈里┃配角:文豪其他角色┃其它:

一句話簡介:大爺們是真大佬!

———————————————————————————————————————————————————————

文挺短的,只有十幾章。

看了評論后就一直不敢看了,怕被虐。 馮曉剛感嘆自己的運氣太好了。

自從抱上了陳飛揚的大腿之後,完全不愁沒戲拍了。

陳總不但出錢,還出創意。

馮曉剛的第一部電影剛拍完,還沒上映呢,第三部都有着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