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在想通了這一節之後,商離繼續對著青年說道:

「我此次找你來的目的,你可否已經知曉?」

「這……小人不知。」

子舟看了一眼子更,似乎在詢問對方之前為何沒有將商離找他的目的告知於他。

不單單是子舟,就連商離,也將目光轉到了子更的身上。

「咳咳,臣以為這等大事還是王上親自下令比較好。若是由臣代為轉達,則顯得有些不夠正式。是以……」

察覺到商離目光的子更連忙咳嗽兩聲,將自己之前的想法表述了出來。

「原來如此。」

商離點了點頭,算是接受了子更的解釋,而後他轉過頭,對著子舟說道:

「予一人這次尋你來,是想讓你駕駛一艘海船,帶上一些水手,出海尋找一個海島。」

「尋找……海島?」

聽到這話,子舟忍不住楞了一下。他沒想到商離會讓自己出海,更沒想到商離讓自己出海的目的竟然是尋找一個海島。

「不錯,海島。」

商離點了點頭:

「如今留國雖然已經被我國所滅,但是這並不意味著我國就能暢通無阻地抵達海邊煉製海鹽了。根據羿帶領的斥候小隊傳回來的消息,我國向東一直到海邊依舊存在著大大小小十數個百越部落。這些部落的實力極其弱小,但是卻又極其難纏。由於人數少的緣故,他們可以隨時遁入林中逃避我國的追殺,且又能在我國撤退之後再次跑出來作亂。也正是因為這樣,想要完全剿滅他們是一件幾乎不可能的事情。」

「百越部落無法徹底剿滅,則在陸地上煉製海鹽便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我們這邊剛派人去海邊煮鹽呢,他們那邊就有可能直接派人截殺我們派出去煮鹽的人,並且將我們好不容易煮出來的鹽搶走,以至於我們宜國的食鹽供應鏈斷裂。」

「食鹽關係到國家的生存命脈,是絕對不能交由他人來掌控的。因此雖然每年沃氏商隊都會帶著食鹽回來和我們交易,但是予一人依舊決定開闢一片屬於我們宜國自己的鹽場,煉製屬於我們宜國自己的食鹽。偏偏如今在陸地上建造鹽場的道路又被那些百越部落所斷絕,因此予一人才會決定,派你帶人出海,去尋找一個適合建造鹽場的海島,在那裡建造屬於我們宜國的鹽場!」

實現食鹽自由是商離穿越之後的第一個願望,如果有可能的話,他是真的想在定都南京之後就立即著手建造一個屬於宜國的鹽場,以此來確保宜國的食鹽安全。

不過正所謂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渡江之後的瑣事數量遠遠超乎了商離的想象,再加上宜國的周圍還有留國這個強大的敵人存在,因此直到滅留之前,商離都沒有功夫去想開闢鹽場的事情。

不過現在好了,留國已經滅了,海船也已經拿到手了。再加上由於多了留國那幾千號奴隸的緣故,宜國的生產力也在短時間內不缺了。在這種情況下,商離自然就重新動起了開闢鹽場的念頭。

也正是因為這樣,才有了今天這一出商離召集勇士出海開闢新航路的戲碼。

「為了食鹽嗎?」

另一邊,在聽到商離的話之後,子舟的神情立馬變得嚴肅了起來。不僅如此,他還連退了好幾步,在找到一個合適的距離之後,這才對著商離跪了下去,行了一個稽首大禮,大聲道:

「小人願意帶人駕船出海,為國家尋找一處適合開闢鹽場的海島!」

不怪乎子舟如此反應,實在是食鹽給商朝人留下的印象太深了。為了爭奪東海邊的鹽場,商朝人和山東的東夷部連續打了好幾百年的仗,死了無數的人。而死掉的那些人中,就有不少來自於奄國。

奄國人為了食鹽流了無數的血,這才在紂王統治時期成功地打通了前往海邊的道路,獲得了廉價的食鹽。而就在奄國人以為這樣的好日子可以一隻持續下去的時候,噩耗傳來了。

發源於西北的姬姜聯盟滅掉了商朝,原先被商朝打散的東夷部落見狀立馬捲土重來,奪回了被商朝搶走的食鹽通道,奄國人花了幾代人時間才爭取來的廉價食鹽就這麼沒了。

可以說,食鹽已經成了奄國人的一個執念了。不獲得一個廉價且安全的食鹽通道,奄國人是連睡覺都不會安穩的。也正是因為這樣,在聽到商離說要派他去開闢新航路尋找適合開闢鹽場的海島之後,子舟才會連想都沒想,就立即應承了下來。

另一邊,眼見子舟如此乾脆就接受了自己的任務,商離心中自然也是滿意非常。只見他快步走到子舟的身前,將其扶了起來,而後拍著子舟的手道:

「你放心,你走後,予一人一定會幫你處理好你家中的事務的。」

說完,商離對著一旁的子更道:

「去,傳令下去,從予一人的私人奴隸那裡撥出5個人,兩頭牛,幫子舟把家裡的地給耕了。另外如果他妻子在懷孕的話,就再給他妻子派一個侍女,一直服侍到他妻子生產為止。」 兩個月後

超越俱樂部的眾人已經趕赴泰國,萬眾矚目的亞冠資格賽開始了!

此時距離春節只剩下最後幾天,俱樂部決定在本場比賽結束后,拿出十天的假期供球員自己支配。

這樣的決定無疑增加了球員的積極性,畢竟誰也不想在年前留下一個不爽的成績。

超越俱樂部的對手是泰國的曼谷玻璃隊,這支隊伍別說陳靜妍就連俱樂部派出的情報人員也不是很熟悉。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畢竟整個泰超貌似也就武里南聯有點名氣。

…………

對手雖沒名氣,超越俱樂部還是做出了多種應對的方法。

謹慎起見,這一場陳靜妍沒有派上宇恆,他把後者放在替補席,看樣子是要準備一個大殺手鐧。

賽前,曼谷玻璃隊看著手中的出場名單有些懵逼。

按照他們對中超的印象,各個球隊都是外援當道,眼前沒有外援的全華班貌似還是第一次碰到。

當然,對手少了外援是曼谷隊巴不得的事情,在他們看來,中超球隊如果僅有中國球員無足為懼。

這句話倒也半真半假,畢竟現在的中超球隊外援的個人實力才是王道。

然而,他們卻不知道超越俱樂部真正的身份是中甲球隊。

…………

北京時間晚上七點

雙方的比賽一觸即發!

「今天我將給大家帶來的直播是2015年亞冠資格賽,比賽的雙方分別是超越俱樂部和曼谷玻璃隊。」

CCTV的解說員有條不紊地開始介紹起比賽,直到分析各位置球員的時候,他才發現一個問題。

「今天超越俱樂部並沒有派出全部主力,或許是為了試探對手,他們的絕對核心宇恆並沒有登場。」

嘉賓賀偉嘆了口氣:「超越俱樂部有些託大了,在沒有宇恆的前提下,他們和曼谷的實力其實非常接近。」

看著其他幾個人疑惑的表情,賀偉知道其他幾個嘉賓對超越俱樂部不怎麼熟悉,於是他繼續解釋到。

「這隻剛升到中甲的球隊你們或許不會很了解,但我曾經關注過,他們不需要外援,是因為宇恆一個人頂三個。」

張路心中還有些懷疑:「這名球員實力如此之強嗎?難道他沒有入選國家隊?」

賀偉笑了笑,「如果我說宇恆只踢了半年職業球賽呢,所以根據表現,國家隊鐵定在考察中。」

張路想想也是這個理,畢竟近期沒有什麼國家隊比賽,如果要入選,估計也是下半年的事情。

…………

能做解說員說明還是有些本領的,場上的局勢正如賀偉所料,從一開場就焦灼的很。

可惜,兩邊都不是很擅長進攻的球隊,這讓比賽略顯有些乏味。

一個上半場過去了,0比0,雙方互交白卷!

沒有進球也就罷了,雙方的射門總次數加起來竟然只有兩次,這確實難以理解。

不過這一切因為宇恆的登場在下半場徹底變了!

面對一支綜合實力還不如中甲的球隊,宇恆自然不會有什麼心理負擔。。 ………………

「李寧一行人突然消失,朝皇冷風在重傷休養,曦兒如今卻還在玉無瑕的手中。」

「我們必須想辦法把她救出來。」

兩個坐在輪椅上的男人四目相對,神情皆帶著凝重之色。

院中數個男子皆面色難看互相觀望著。

聽到面具男人的話卻更加愁眉不展。

「玉無瑕不知從哪冒出一個弟弟,連朝皇冷風都不是他的對手,我們出去只有一死。」

「而且……」

「我們不能出現在玉無瑕面前。」

說話的人氣質溫潤,意有所指看著戴著面具坐於輪椅上的面具男人。

面具男人一時沒有應聲,他對面的柳明月察覺到了兩人的異樣,卻沒有開口詢問緣由。

除了柳明月、面具男人還有溫潤男人在場。

龍鱗、藍瑰皆在。

包括一直未露面的廣仁曦的一眾哥哥。

因為廣仁曦對玉流光與她的關係從始至終沒有對人說過。

現在除了朝皇冷風和玉無瑕,沒有知道廣仁曦與玉流光,與玉無瑕的關係。

可縱使是這樣。

廣仁曦的一眾哥哥,也早順著蛛絲馬跡查到了一些東西,清楚廣仁曦根本不是他們的親妹,而是他們父親收養來的。

「我們每天都在商議救曦兒,卻根本沒有能力去救曦兒。」

「到底有什麼辦法能將她平安救回?」

廣仁曜一臉懊喪蹲在地上,他根本不明白事情怎麼會發展成這樣。

如今夢幻大陸已無他們這些人的容身之地。

而因他們和玉無瑕的供奉關係,他們也不能出現在玉無瑕面前。

否則只有一死。

他們到底應該怎麼做才行。

回應廣仁曜的是一片沉默。

誰也沒想到會是這個局面。

可事已至此,他們便是有飛天的本領也使不出來。

正當眾人焦慮之時,一道慌亂的腳步聲傳入他們耳中。

「玉仙宗的人進來了!」

「玉仙宗的數位長老已經和教主打起來了!教主讓幾位快快隨我們撤離!」

男人的聲音又急又快,院中一眾人聽得眉頭直皺。

「好。」

玉仙宗長老都尋到這來了,朝皇冷風重傷之下只怕撐不了多久,他們不能在這個節骨眼上添亂。

「我們先撤!」

廣仁馳戴著銀質面具坐於四輪椅上,話剛出口便棄了四輪椅站了起來。

其它人見狀,面色凝重,卻沒有異議。

只有藍瑰,懷抱著自發狂后便沉睡不醒純白幼獸,面上帶著猶豫。

可這時誰還會關注他一個弱到不行的小修靈者,皆已開始行動。

…………

海間幻域在大海之上。

一個又一個黑洞旋渦由一幫又一幫宗門弟子把守著。

一旦有異象便有弟子在第一時間通知各宗門。

乘著游輪尋了一偏僻少人之處,見旋渦之外只有兩個玉仙宗弟子在把守。

玉無瑕牽著廣仁曦的手躍入他們的游輪,提點了面露驚訝之色的弟子兩句,便帶著廣仁曦直接入了那旋渦。

而他們一進去。

一道黑影便殺了兩名在外看守的玉仙宗弟子,跟了進去。

…………

這處海間幻域內的世界與夢幻大陸完全不同。

廣闊無邊的草原上,入目的是一隻又一隻高大兇猛的凶獸。

它們的皮毛在湛藍的天幕下折射著野性的柔順質感。

無數小花植株臣服其下,給人特殊的美感。

兩道白影的到來令百獸朝他們看去。

可縱是兇猛喜狩獵的它們,也不敢向兩人靠近半步。

越是靈氣濃郁的世界,獸類的靈智便越高。

它們能感應到,突然出現的兩個白影極其危險。

「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