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閃亮新主播後生可畏 湖南衛視主持人面臨PK賽

閃亮新主播後生可畏 湖南衛視主持人面臨PK賽

長江後浪推前浪 前浪死在沙灘上?湖南衛視主持人面臨空前PK賽

湖南衛視舉辦的“閃亮新主播”活動持續升溫,重慶、沈陽、杭州、北京賽區已經產生10強,距離長沙總決賽鏖戰的日子越來越近,湖南衛視的主持人們也隱約感覺到瞭新生力量的來勢兇猛,這場“新主播”的旋風將給湖南衛視主持群帶來怎樣的影響,記者為此采訪瞭大型活動中心和節目中心相關負責人及湖南衛視的主力主持人等。

挑戰

三賽區五強整裝待發:湖南衛視等著我

張鵬是重慶五強中目前人氣最高的選手,因為傢庭的關系,15歲便開始獨自生活的張鵬有些寡言少語,“是《快樂大本營》打開瞭我封閉的心靈,讓我用快樂積極的心態去面對未來的路。”在重慶衛視實習當主持人的經驗讓他在選拔中一路過關斬將進入五強,現在張鵬每天都在期待著長沙總決賽的日子,他相信自己能成為一名優秀的主持人,“因為我心中裝著快樂和真誠,相信能像何窘一樣,讓大傢看到我就樂。”

重慶五強中有一個特別的組合,一個是記者戈欣,一個是英語老師李凌。一捧一逗的搭配方式很像何窘和維嘉。幸運地走到五強,兩人覺得自己最大的優勢就是人多力量大,記者問他倆要是都上瞭,《快樂大本營》不就是三個男人一臺戲嗎?哥倆還挺狂:“那就讓何老師主持上半場,我們主持下半場唄。”

迎戰

張丹丹:人生何處不PK

張丹丹一直在關註“閃亮新主播”,還擔任瞭一期評委。面對這些後起之秀,張丹丹說沒有什麼壓力,“從讀小學開始我們就一直處在一個競爭的環境中,迎接挑戰的心態不需要特別準備,不是說人生何處不PK嗎。”張丹丹認為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對於自己的主持水平還不滿意,“老師常說行萬裡路,讀萬卷書,我的生活閱歷還不夠,作為一名訪談類節目的主持人,我需要充實自己的地方還很多。即使這些孩子們不刺激我,我也經常感覺到壓力。”

有壓力就得轉換成動力,於是張丹丹主動要求和本報的記者一起外出采訪,“不署我的名字也沒關系,我就想多接觸一些各種層面的人,豐富人生閱歷。”面對如此勤奮的前輩,“新主播”們可得更努力哦。

汪涵:不怕“後浪打” 前浪已在浪尖上

作為湖南衛視綜藝節目主持人中的“老大哥”,汪涵托本報表示接受“新主播”PK:“後浪來瞭,前浪也不怕,因為,前浪已在浪尖上。”

汪涵說現在悅眾的主持人分兩種:一是娛樂型的,一是知識型,前者要求能夠有效控制節目進程和氣氛,時時地制造高潮;後者需要具備從簡單談話中發現新話題的能力,需要具備把自己獲悉的信息知識分析傳達給觀眾的表達能力,從湖南衛視目前的節目來看,娛樂性節目與新聞、訪談類節目之間交叉較多,比如《晚間新聞》就有娛樂的成分。“娛樂型主持人和知識型主持人的界限不像以前那麼徑渭分明湖南娛樂頻道主持人名單,所以我希望參加這次活動的選手們要全面發展,不能一味地以搞笑為主持手段,走死一條路。”

彭宇:我的飯碗不是誰都可以搶走的

作為杭州賽區的特邀嘉賓,彭宇坦率地說,他一直就很關註“閃亮新主播”這個活動,畢竟這個活動給年輕娛樂資訊類主持很大的威脅。

面對如此眾多的後生之輩,彭宇說他們都是很優秀很有潛力的新人,對自己來說壓力肯定是會有的,不過他覺得應該化壓力為動力,“守住平臺才能守住自己,既然要來的會成為事實,又無法抗拒,那我會選擇跟他們成為好朋友好搭檔。”彭宇還說,自己不可能會永遠固守在一個崗位上,新人輩出是好事,面對現在如此多的人才,更加能夠激勵自己不斷進步。

一貫古靈精怪的彭宇末尾還不忘告訴記者幾句悄悄話,“其實我早就把他們跟自己做瞭比較的,我覺得目前來說美好的意外,這些選手中間還沒有對我構成威脅的,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反正面臨競爭各有各的招,我的飯碗可不是誰都可以搶走的。”

析戰

“閃亮新主播”對湖南衛視現有的主持群不存在威脅

記者在采訪大型活動中心副主任宋點瞭解到,“閃亮新主播”首先是為《快樂大本營》和將來的《超級女聲》挑選主持人,其次是為湖南電視臺的主持人資源輸入新鮮血液。“閃亮新主播”的意義還在於借這次活動實現湖南衛視品牌的升級換代,“湖南衛視將來的發展趨勢是娛樂節目會越來越多,這次選拔就是為將來的節目,包括現在正在醞釀的李湘新節目找到好的主持人苗子,加盟湖南衛視。”

宋點一再強調選手是加盟湖南衛視而不是替換某位主持人,所以對現有主持群不存在“威脅”一說。節目中心負責人也認為湖南衛視的主持群目前非常很穩定,“《快樂大本營》的何炅、《鄉村發現》的李兵、《真情》的仇曉和《音樂不斷歌友會》的汪涵都已經成為瞭節目的品牌,他們的存在無形中擴大瞭節目在人群中的接受范圍,《背後的故事》主持人張丹丹來勢很好,以她為代表的知識型主持人的日益上位,事實上將成為電視臺的文化主持標志。”

“閃亮新主播”強調幽默、央視主持人選拔註重全面

北京廣播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胡正榮一直在關註“閃亮新主播”和央視的《挑戰主持人》,兩相比較,他認為“閃亮新主播”把功夫花在瞭如何“讓每一個環節都充滿娛樂性“,節目緊扣現場即興反應,強調幽默與搞笑,並且充滿懸念和意外。但比賽中有些年輕選手雖然活躍熱情,但感覺社會閱歷淺。胡正榮認為,選拔優秀的娛樂節目主持人湖南娛樂頻道主持人名單,應該也要給30多歲甚至年紀更大經驗豐富的參與者留一席之地。像內地的如李詠;香港的如曾志偉;臺灣的如吳宗憲、胡瓜等主持的節目既輕松又有內涵。

而央視的主持人大賽,從這幾屆主持人大賽的過程與結果就可以看出,央視想選的還是新聞類(尤其是訪談類)的主持人,這也是央視作為國傢大臺所必需的主流主持人隊伍。央視既要求主持人有播音員標準的嗓音,還要有訪談主持人的文化素質,還需要有娛樂主持人的快速反應與幽默機智,這樣的大而全的標準雖然對選手要求很高,但節目的懸念還有待提升。

期待一場升級換代

敏感的觀眾已經註意到瞭超女火爆後,湖南衛視又推出大劇《大長今》,獲得廣泛好評。《大長今》之後看什麼?“閃亮新主播”和“國球大典”是答案。從這兩個活動可以看出,湖南衛視在醞釀一次具有裡程碑意義的升級換代整體創新,而這個創新的核心看點,欄目創新也在其中。《大長今》作為休耕療法,有欄目做瞭微調,在這個調整中有一個不可替代的品牌,就是主持人。“閃亮新主播”活動的開展也意味著湖南衛視在主持人升級換代上開始瞭嶄新嘗試。

從大片、活動的不間斷推出到欄目創新再到主持人換代,一場湖南衛視開放的升級換代正在發生。願我們的觀眾也能有一種升級的狀態迎來高收視率。